天凉好个秋

三过集 Navigation
上一篇: 又闻蝉鸣
下一篇: 何大胡子
南方的秋天来得晚。
其实不是来的晚,是在城市里面感觉来的晚。
在城市里,秋天无非就是一场雨过后的萧条感觉。
正如这两天的上海。中秋早过,可这两天才因为一场雨突然显得秋起来。

秋在家,边听着天气预报,边整理我出发的衣物。
有点唠叨。但听着舒服。虽然心里嘀咕:怕什么,衣服不够可沈阳买。
北方,已经早是冬天。哪怕他们说才零下8度。

秋有时候会感觉心疼。
特别是秋天来的时候,天气不晴朗,门窗常闭。
这时候,我会常常想一个字:秋的心。放在一起,就是“愁”字。
原来以前造字的人,肯定也面临他的爱人在秋天心疼,所以他愁。

除了上述因素外,秋倒的确是我喜欢的季节。
春天的色彩是花儿点缀而成的,是一种娇嫩的色调,何况还要忍受凋零的伤感。
秋天同样是五颜六色。有点粗犷,不那么矫情,感觉是一种灿烂和成熟的绽放。
没有蜂儿蝶儿的吹捧,谦逊而又高贵。静静地,天高云淡,清风吹拂。

若是常时间呆在一个城市,的确很难理解秋的美丽。
城市里面看不到金黄色大草原与蔚蓝色天空近距离的凝视。
也看不到山里颜色的叠加,雾过后的朦胧,落叶飘曳的潇洒。
还有那田野中早晨的白霜,脆脆的轻响,倾诉着一个收藏的秘密。

于是,我不断的出行,归来。
反而更能感受到秋的美。
今早打开上海的窗户,大声对秋说道:
天凉了,好个秋。

(此文写于2007年11月1日)

三过集 Navigation
上一篇: 又闻蝉鸣
下一篇: 何大胡子
推荐0 recommendations发布在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