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更多是一门艺术!

领导力随想 Navigation
了解数学的证明技术,就可以窥见近代科学的局限。

归纳法是以“根据某特定事项提出判断”为前提,推出“所有事项的判断”的结论。这里某特定事项的判断为特称命题,所有事项的判断为全称命题。

乌鸦是黑的。这个命题仅仅意味着说话的人看到的乌鸦是黑的,也就是有黑色的乌鸦存在。但要从“经验”中看遍所有的乌鸦是不可能的,所以这命题更正确的说法是:我看到的乌鸦是黑的。这是一个特称命题,内容是“有只乌鸦是黑的。”,而相反“乌鸦是黑的”这个命题在数学上的解释是“所有的乌鸦是黑的。” 就像“等腰三角形两底角相等”这个全称命题一样,所指的是所有的等腰三角形。

这就是所谓的归纳法。

从归纳法导出来的结论也有可能不是真的(是假的),只能说有可能是真的。所以归纳法的推论未必正确。

与宗教的主张不同,人的经验、实验、实证等等都可以称为特称命题,但是说道“科学的真理”,那就是全称命题了。有一个现象,说起来很令人不可思议,但是科学就是借着把“可能正确”替换成“正确”的归纳法而蓬勃发展的。我们所说的科学,其实就是实验和理论的结合。而实验的方法其实就是归纳的方法。

归纳法无法导出正确的规律,只能导出可能正确的规律。物理、化学等自然科学实验中使用的归纳法称为“不完全归纳法”。(只有在数学里才有完全归纳法)

我们生活的时代被称为科学时代。但是实际上他应该是科学技术的时代。这二者的区分对于领导者来说是很重要的。因为在21世纪,科学和技术专家将会被证实是领导者最为重要的顾问群体。

尽管道路曲折,科学和技术在过去的200年内变成了伙伴。如今,科学研究所产生的新技术,是历史上常用的反复实验根本无法发现的。

现代科学的动力源于对事务真伪的辨别,(也就是数学的归谬法)。除非有实验进行过反证,否则某人建议的任何一个科学的理论都与任何其他的理论一样正确。某人提出理论(一般是通过归纳法),其他人不用去“证实”,他们只需要证明该理论错误就可以了。但是,直到这个理论实际上遭到驳斥或被证明是错误时,知道人们发现它与实验证据不一致时,大家才会接收真正的理论。

所以,领导者有两点要记得:

1)从根本意义上说,某种科学理论是否真实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能从这些理论中获取的实用技术。

2)自然科学理论往往都不一定正确,更何况社会科学!社会科学的许多理论确实不如自然科学那么可靠,因为前者往往无法做出可供辨别真伪的预测。

所以,我很不赞同通过所谓智商测验来衡量一个人的表现!

所有的技术,无论是社会的还是自然的,都有可能有用或有害,都有可能带来益处及害处。

那么,作为管理和领导的理论呢?!很多领导者在变幻无穷的管理理论中迷茫,但一定要记得,领导,是一门科学,但更多的是一门艺术!

下一次,如果有一些所谓专家通过自己的个人经验(特称命题)来说服你的时候,请记住那是不完全归纳法!这实在是要求领导者需要中性思考的锻炼。

例如我曾经在机场的那些吵吵嚷嚷的书店放映的某位号称中国培训大师的演讲中听到说:做领导就是要狠,对员工一定要狠。然后他还举了两三个例子来证明。其实这就是将特称命题通过几个例子归纳成全称命题了!

(本文写于2007年3月)

领导力随想 Navigation
推荐0 recommendations发布在领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