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希。

能否让我们的种豆人能优雅地在田畔小憩中,享受清风吹过苗圃的爽意?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固然可敬,但也少了一些优雅和顺其自然的闲适。

美猴王弄什么精神?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一切方法可能都是末。回归到自己的本来面目,真诚地做自己,则那些所学的变化功夫均可派上用场,否则对内便是骄傲的引子,对外是拉仇恨的负担。